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二)

范绝坐在心仪的靠窗边的教室角落的位置,高三每次考试后都会让同学按照排名自己选位子坐,有些人会为了想要的位子努力考好,有些人为了想和朋友坐一起争取一些主动权。范绝漠然地看着同学们选位置,以及还没选择座位的同学们看着自己想要的位置被抢的小表情。可他坐上心仪的位子并不是因为他考得好有优先选择权,而是因为老师嫌他太聒噪,“奖励”给他一个固定位置。

选座位前他就好死歹活地半威胁式地让毕葵坐自己前面,美其名曰要多加强团队精神。

十分钟前。

“我拒绝。”毕葵摆摆手,拿着水杯准备回教室。

范绝不放弃,又杀到毕葵前挡住去路,道:“你还记得你的PS3、PS4,Xbox,WII,我想想还有Switch吗?还有那些碟,上次你放我那儿呢,我想我今天要不要去看看它们的‘保养’如何。”并且,他把“保养”二字咬得特别重。

毕葵和范绝由于住得近,她房间里东西堆不下,索性让范绝帮忙放放,毕竟男生卧室总的来说还是比女生卧室东西少的。当今科技的发展,以前那些主机早就成了老古董,随便哪个都有典藏价值。毕葵也知道,范绝的这种威胁从来都是认真的。他可不怕什么绝交不绝交,因为他总能变着法把关系缓和过来。总而言之,就是范绝做事如同下棋,他会把之后的无数步想好。要不是性格乖张,凭着这张脸也应该受女生青睐的。

“只准抄数学。”毕葵道。她不知道都高三了范绝为什么还不好好学习,之所以要她坐前面也就是为了方便小测等。

“好好好。谢谢大哥!我帮你把水拿回去吧!”范绝乐呵呵地几乎是抢过毕葵手上的水杯。

刚走到楼梯口,还没到教室,范绝就感到脑袋被重重一击。“靠!”他痛得叫出声。

“范绝!叫你上次把我扔给丧尸堆!”是苟晗。苟晗也是毫不担心这一保温杯下去指不定把范绝砸个脑震荡。揍完范绝之余他还给一旁观战的毕葵打了声招呼:“大哥好!”

“苟晗你有病吧!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放你在那儿的啊,毕葵呢?你怎么就光打我一个人。”

“你好意思?大哥还好心提醒了,而且你让一个女生去救人,你好意思么你!”苟晗对着范绝的头又是一挥。范绝灵巧的躲开,苟晗真实体型可不同游戏的正太,范绝时常怀疑他每周都回去健身,不然怎么会这么有线条感。隔着羽绒服都能感受到他的身材。范绝随之跑到毕葵身后,大喊道:“你楼上的下来干啥!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打我?”

“你太抬举自己了。楼上没水了,我下来接水。就因为上次差点被丧尸围殴我大喊一声,我妈都不让我玩游戏了。东西都给我收了。”

“你妈也不会因为你大喊一声不让你玩吧, 自己没考好月考吧。”

“切。”苟晗嗤之以鼻,的确自己没考好,但是他坚信诱因就是因为那一次游戏。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向毕葵:“大哥,能不能帮我补习下。我妈肯定愿意让你给我提点一下的!”

“可以啊。”毕葵爽快答应,又道:“狗狗,周六放学我们去吃串串怎么样?”

“行啊,大哥我请你!”

被冷落的范绝感受到了所谓的羡煞旁人,插嘴道:“你俩不叫我?”

然而苟晗一巴掌打自己头上,生气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行了,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回到十分钟后的选位置环节。

范绝回味着课间的小插曲,心想即使苟晗拒绝自己一同吃串串,他也会偷摸跟着再闪亮登场。光想着,他嘴角就不禁上扬,再上扬,直到一个诡异的角度。

“你奸笑什么呢?”走向自己选择前面位置的毕葵问道。

“没啥。”范绝应付道。

选座位耗了大量时间,没过好一会儿就又迎来了课间。范绝趴桌上睡觉前,瞄到毕葵又拿起了一本五三开始做习题,并且她手上这本似乎都快做到最后几节了。还没进入自己甘甜的梦乡,突然门口传来班里男生的招呼声:“范绝!有美女找你!”

美女?什么美女?不感兴趣。

范绝继续努力进入自己的梦境。

“你就是范绝吗?”传来一阵陌生的女声,范绝还感觉到自己肩膀摇起来,直到他昏到无法入睡。

“我是,我是,我是,能别摇我吗?”

“谁叫你不醒啊。”女生的声音俏皮起来,范绝好奇地抬头,眼前站着一个黑色中分长发,有点模特风范的偏御姐的妹子。

“我认识你吗?”可惜不是他的菜。

“我叫南槐梦。你愿意来我们帮吗?”

“哈?”范绝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帮不帮的,斧头帮?

南槐梦见眼前这个男生疑惑,耐心道:“就是游戏里的啊,我游戏名叫迟鹤。上次看了看你的数据,感觉你天赋秉异,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迟鹤……?”范绝思索了会儿,这不是当时那个率领丧尸大军的萝莉,不过游戏里那么平的胸现实却……?

“嗯。”南槐梦道。

“我拒绝。我的心是大哥的。誓死跟随大哥。”

“大……哥?”遭到拒绝南槐梦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就是我坐位前面那个,别看她天天刷题,游戏玩起来杠杠的。以前还是电脑鼠标时代的时候,手速反应都特别好。你应该听过她游戏名字。流。”

“流呀?好像挺有名气的。这样的话,就不打扰啦。”南槐梦莞尔一笑,“不过能邀请你们来参加一个比赛吗?最近有些炒冷饭的,把很多以前PC端的游戏都搬上意识平台了。”

这么客气,范绝也直接答应:“好啊。”

南槐梦也没多说就离开他们班了,走到门口还不忘微笑着向他招招手。

范绝被来访的小姐姐感动到了,如此温婉的一个人,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被她由内而外的温柔暖到了。和游戏里完全不一样嘛。看向坐在前面没动静的毕葵,心想这家伙听到我如此动情地说自己对组织的忠诚,肯定会对自己也温柔起来吧!

“喂,你看我多……”

看着毕葵被自己打断做听力后的茫然眼神,范绝叹息。原来毕葵从头至尾都戴着耳机,压根儿没听见刚才他们的任何一句对话。范绝招招手做嘴型道:“你继续吧。”

毕葵取下耳机,更迷惑了:“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刚刚豪情歌颂了会儿。”

还没等毕葵转回去,班上的一群男生就过来道:“你小子可以啊,这么漂亮一姑娘,女朋友?”

“啥?哦,南槐梦?我也不认识,想找我们玩游戏来着。”

“南槐梦?”毕葵反问道。

“对啊,刚刚有个妹子,还是上次游戏里那个疯狂萝莉,但是本人和游戏里完全不一样呢。超级温柔。打算邀请我们参加一个比赛来着。”

一旁男生也问道:“啥游戏啊?不如也让我们几个参加啊。还可以加那个妹子一个好友。”

“不知道,反正是些炒冷饭的游戏。”范绝如实道。

毕葵无奈:“不知道的比赛你也接……”

“反正你技术没问题,以前啥游戏我们没玩过。不怕,就当玩玩了。也是时候提升你在游戏界的名气了好吗!”范绝郑重地拍拍毕葵的肩。然后看着凑热闹的男生纷纷拿出手机鼓捣着什么,一点不担心半路杀出个班主任,“你们干嘛呢?聚众赌博?”

“准备退帮加入你们组织,毕葵!收我做小弟吧!”齐声道。好几个男生浑厚声音夹杂在一起,惹得班上其他人都看过来,好奇发生了啥。

毕葵叹气:“你们不就是想泡妹子吗……到时候组队就行何必非要退自己帮。一年就只能退进一次啊。”

“无所谓嘛,反正都是同学。”一个男生发言道。其他男生纷纷点头。

范绝突然插嘴道:“那也得先让我看看你们实力如何。”除了看实力,范绝其实还想看看人品,虽然一个班,但也都是点头之交,要是插进来什么不好的对他对毕葵或者是苟晗以及已有的队友们都不是什么好事。况且这些人都是为了撩妹来的。而且之前他去厕所还听见这群人嫌毕葵生人勿进感太重,有些冷漠,还想偷发她照片出去为自己盈利。

毕葵大致也知道范绝的意思,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