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一)

黑压压的云下,有三个影子悄然行动着。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靠着围墙边走,画风却和肃静的空气相违和。一路吵吵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那儿一样。

“所以我们来这就是为了炸学校?”一个男生反问道,尾音音调极高,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开始歌唱美声。

“范绝你能不能小声点?”说话的女生恨不得上去把他嘴用东西塞上,虽然她身高在女生中算高,但范绝更高,轻而易举就可以躲过她的攻击,作罢只好道:“这个游戏虽然还在测试初期,BUG多,但是丧尸方面还是能流畅运行的啊。你这一嗷嗷来一堆我们解决不了怎么办?”

“臣附议。我可不想又得从家走过来,多费时间,我还有作业没做呢!”走他们身后的男生应和道,他体型偏小,宛如正太。忽闪的眼睛透露着天真无邪。

范绝啧一声,但也不敢惹面前的女生,虽然没直视她的双眼,却也被她的寒意整了个激灵:“毕葵我错啦!没怎么开过荒嘛,不过这学校就是个数据搭建的模型,炸不炸不都一样吗?”

毕葵白眼,拉过身后的正太道:“狗狗每天被学校摧残,现实不能泄愤,来游戏里炸炸有什么损失。”

被称作狗狗的苟晗点头:“大哥说得对,而且现在游戏已经发展到可以如此身临其境,炸了这个,即使现实学校完好无损对于我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范绝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几个身的正太苟晗,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黑着脸道:“苟晗,你他妈在游戏能不能来点正常体型。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游戏天天正太样,找小姐姐卖萌,害臊不害臊。”

“我喜欢就好,你一天到晚这看不惯那看不惯的,反社会呢?”苟晗仰着头认真道。

毕葵看不下去,拉开两人道:“行了,到地方了,想办法进去吧。”

原来谈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学校的正门,可大门紧锁,没有通道可行。所幸门较矮,稍微攀爬下就可以过。

进入学校后,三人快步跑到主教学区,毕葵蹲下把包里背的C4炸药拿出来分配给范绝和苟晗。

“范绝你去实验室,狗狗你在高年级教学区,我去低年级区。把背包打开,给你们C4。”

苟晗亟不可待,打开背包。毕葵见范绝在一旁手足无措,问道:“范绝你干嘛呢?”

“大哥,你听我解释……我忘装备背包了……”

“你的解释呢……”

“解释……就是……老了?记性不好?”范绝抓耳挠腮,毕葵虽然是日常冷暴力的人,但是急起来他恐怕会落个里焦外嫩。是的,没有说错,就是里焦,外嫩。

毕葵叹息,好在他们只是来这个游戏测试开荒的,以后玩不玩都还是个未知数:“算了,那你能持武器吗。一会儿大爆炸肯定会引不少丧尸过来。”

“有一个,武器配给挂件了,随身带着的。”

“那你就找个高处望风吧,看见啥吼一嗓子。”毕葵连范绝回答的时间都没给,就拉着苟晗离开了,范绝还依稀听见“那实验楼就放那儿吧,反正那里和我们也没什么仇。主要是范绝实验考试老挂。”

范绝一声叹息,爬上教学楼的顶层,站在连接两栋楼的走廊上吹着寒风观望远方。他们高中教学区不算小,但是很密集,行动起来也十分便利。站在最高楼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校门外的情况。在抵达这里的一路,范绝其实有不少疑惑,按理说丧尸在世界地图的分配数量应该是有均等的,偌大的校园区附近即使是零零星星也应该有丧尸存在才对。方才他们在校外动静那么大,怎么会一只都没有出现。正思索着,范绝的后背被人点了点,是毕葵。

“这么快?”范绝惊讶道。

“游戏里面动作速度本身就很快啊。不过范绝,你有没有发现世界地图的丧尸分布有些诡异?”

“一路上都没见着几只对吧?我也正发愁呢。”

两人还没探讨出个结果来,苟晗就呼哧呼哧地跑过来:“我……我搞完了。天哪,下次绝对不选择正太体型,这腿太短了。累死我了。”

“行了,速战速决吧。我一会儿还要去复习。”毕葵道。

“大哥!你一点游戏精神都没有!”范绝对毕葵喊道,叫大哥是因为毕葵在游戏界还算是小有名气,游戏打得好人也不错又年轻的女生没几个,但从未公开过自己的照片,不过范绝和苟晗经常私下交流后觉得,如果毕葵公开他们队伍肯定更庞大。但毕葵给他们说过,自己记不得两个字以上的名字,有几个人在队伍里就够了,又不干什么大事。两人也只有灰溜溜地成天臆想自己队伍庞大起来是多么壮观。因为,如今游戏从VR有上升了一个层次,或者说是全新的游戏时代开始了。人们可以利用意识连接进入游戏服务器,再进行选择游戏,接着通过自己创造的游戏角色在游戏世界游荡,可以自己探索也可以结帮成派探索。

现在市面上的大部分游戏都是联网沙盒游戏,各种世界观都有,单机游戏也依然存在。由于沙盒游戏的普遍,各个游戏世界里也逐渐形成了一个模拟社会,不少人都组建起自己的帮派、队伍,以助于在不同游戏中开荒。

“要月考了,你不急?狗狗你快出来。”毕葵见苟晗也抵达操场后,大指已经靠上了引爆按钮,还没按下,她突然静止,道:“你们听见声音了吗?”

“什么声音?”范绝、苟晗摇头。

但两人话音刚落,就感到脚下的地在颤抖。随后又伴着不可描述的嗷嗷声,从操场穿过教学楼之间的间隔,可以看到校门外到这里由于刚建模还没有花草树木而扬起的沙尘。

丧……尸?!

三人愕然。怎么会在一瞬间全跑一个区域来?

“你们谁在说日语吗?”苟晗仰头眨巴眼,左右看,感觉自己脖子都断了。

“死ね!”但范绝、毕葵都没张嘴。

“死ね!死ね!死ね!死ね!死ね!死ね!死ね!”到底是谁?苟晗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

等尘土散去一些,他们依稀看见一个萝莉身材的人风驰电掣般地向他们的方向奔来,身后还有一批丧尸大军!

苟晗被惊得半天吐不出一个字,而范绝一点也不急,依然吊儿郎当地道:“她这是让丧尸死呢,还是让我们死呢?”苟晗使劲地拉着范绝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往学校后门跑,哪料这人不领情,还杵着不动。

“大哥!快叫范绝跑啊!”

不料毕葵也一脸冷漠地看向自己,苟晗一脸茫然,这两人是准备被丧尸咬死还是准备让这个不速之客叫聋。

范绝抓了抓苟晗的头道:“狗狗乖,别慌。知道你没脑子,剩下交给我们吧。”说着就拿走了苟晗捏在手上的引爆装置,向毕葵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按下了按钮。本还崭新的教学楼瞬间坍塌,不少丧尸都被压在下面,剩下没被砸中的也被房屋碎石挡在一边,凭他们的智商也无法想到到操场的路线。

可还没完,大楼坍塌后只迎来了片刻寂静。“死ね————!”那个疯狂的萝莉还在。

三人听到身后也传来了厚重的脚步声,连忙回头,还有一批丧尸大军!

“这人是带了多少人来?!”苟晗撕裂道。

“狗狗,下线!”毕葵声音戛然而止,苟晗别过身子,范绝和毕葵都已经消失了!三十六计跑为上,当他手忙脚乱地准备下线时几只丧尸已经跑到了他的跟前,苟晗拿出了他这辈子最悲壮、惨烈的吼声,在丧尸咬伤自己前的最后0.08秒成功下线。

“苟晗,你在房间瞎叫什么呢?快点给我去学习!”老妈的声音将他带回了现实,这个游戏他死也不碰了,他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