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底特律

「一念之间」
汉克
From:底特律

2038年11月6日

底特律的雨像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一样,下个不停。连着一个星期的雨闹得人心很烦,伴着新闻里仿生人案件的频繁发生,底特律市民更是不安。曾经在家中感受雨季的惬意全无。好在此时飘起了雪,雪花在空中缓缓盘旋,没有雨的激烈,世界都安静了起来。汉克·安德森手拽着酒瓶,他开车经过了模控生命的售楼中心外。暗黄的路灯下,已经没有多少人类走动,只有穿着蓝绿相间制服的仿生人还在打扫着早已干净得不得了的地面,又或者是仿生人暂时存放亭下呆滞的站着几个无神的仿生人。
它们都没有任何表情,只知道无穷尽地工作再工作,好像不工作就会马上被报废似的。
很快接近他的住宅区。
汉克想得出神,差点没撞上一个仿生人,他猛地打方向盘和踩刹车。头被惯性摇得更加昏沉。轮胎与地面的摩擦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汉克锁着眉头揉耳朵,骂道:“该死。”
这时仿生人向前敲了敲他的车窗,汉克茫然地打开了车窗,它的胸前闪烁着一个显著的LED灯,AX400。
汉克认识这个型号,是专门做家务或者当保姆的型号,他早上就与这个型号的某个异常仿生人有了一面之缘。
可汉克无法将它和早上的联系起来。
那个异常仿生人拉着一个小女孩跨过了在他来看必死无疑的高速公路,它被驶过的车辆撞到过几次,但从未让小女孩受伤。
“先生,十分抱歉,我不是故意挡着您的路的,只是刚刚绿灯我认为的可以通行……”AX400道歉道,它的语气和表情没有太多的起伏,手上拎着的定是它的主人要求买的东西,依稀看见了一些尿不湿和奶粉。
“不……是我没太注意,刚刚是红灯我没有注意。”汉克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沉思变得沙哑,亦或是酒,他不知道,只觉得说一个词就像跑了几千米一般。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先生。”AX400笑了笑,离开了汉克的视野。
汉克回到了家,将车停在院子外,他很少将车停入车库,警察的工作时间不定,白天的日常工作结束,保不齐夜晚还得出外勤,他讨厌现在普及的无人驾驶汽车,步入高科技社会人类本身能干的事情就够单一与无聊的了,再夺去开车的乐趣,汉克觉得自己或许就真的该迎来俄罗斯轮盘的那颗子弹了。
刚进门相扑就扑向汉克,得劲儿地摇着尾巴,过了会又回到了他放爵士乐的柜子下。
汉克走进厨房,发现自己因为酒精中毒弄倒的椅子端正的坐在地面。而右边碎掉的窗户飘进了不少白花花的雪。
都是康纳整的。
好歹它把椅子扶起来了。
好像还把我扔的一些卫生纸也收拾了。
汉克想着,把揣着的左轮摔在餐桌上,他的视线被扣在桌上的相框吸引。相框的移动很小,甚至微乎其微,但他依然敏锐察觉了相框被移动了。
“这个臭康纳。”汉克近乎无奈地骂道。
康纳第一次出现在酒吧时,他觉得这个仿生人像个小鸟,疯狂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不过看在给他买了两份酒的情分上,汉克也没有过分鄙视,他也不针对康纳,因为他对谁都这样。
汉克脱掉外套,坐在沙发上,电视上还放着篮球赛的重播,他盯着屏幕一口将啤酒灌进喉咙。
“你不该再喝了,副队长。酒精会严重影响你的健康。”
康纳的声音在汉克尝到酒味的一瞬间回荡在他的耳内,他放下了酒杯,仰头倒在沙发上,现在光是听到副队长三个字汉克都神经一绷。
“那两个女孩,看起来就只是想在一起,像是相爱了。”
“它们从未想要过什么,它们只是异常仿生人。”伊甸园俱乐部之后,汉克去到了大桥边,那是康纳给他的回答。
回忆起这句话,他不禁苦笑。
你希望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你的搭档,你的酒友,或者只是一个完成任务的机器。

然而汉克脑中更栩栩如生的画面是举起枪质问康纳,这颗子弹穿过你的头颅,会怎样。
“什么都没有了。
那就会什么都没有了。”康纳答道。这是汉克第一次看到康纳严重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汉克蹒跚地从沙发上爬起,钻进了被窝。

没有了自私,无情与蛮横。
说不定他能让我重拾对这个世界的信心。
说不定他们能。
汉克想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