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十三)

花火大会的前几天,毕葵和南槐梦上街挑选当天穿的浴衣。
“小葵你想买什么样的浴衣啊?”南槐梦递给毕葵刚买的薄荷茶,边问也边思索起自己的浴衣来。
“不要太粉嫩。”毕葵立马回答道。
南槐梦听后扑哧一笑:“你是真的很不喜欢粉色啊,身为女生怎么一点少女气息都没有。”
“……”毕葵啄了啄薄荷茶:“只是单独对浴衣的审美罢了,你呢?你想好了吗?”
“嗯……差不多了吧,想找件紫阳花的。”
“哈哈哈,我以为你会选一件带有鹤的。”
“会选,可这件不是我穿。”
毕葵点点头,欣赏着沿路的风景,她的目光会在一个远处停留许久,京都哪怕待了好几天,也觉得适合慢慢欣赏,而不是走马观花。
南槐梦突然“哦”了一声问道:“对了,你昨天问我喜欢什么意思啊?”
“随口问的。”
“范绝……?”
“不,和他没关系。”
“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你不可能不知道。”南槐梦觉得眼前的毕葵有些不熟悉,她认识毕葵不像是会逃避这些问题的人,突然扮起一个情感知心大姐形象她也有点不适应。但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毕葵摇了摇头,苦笑:“如果这在你们眼里是喜欢,那我和他认识的一开始就是喜欢了。小南,我了解范绝,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并且一个对未来迷茫的范绝根本不是我认识的范绝。”
“以前看过你们玩求生之路。”南槐梦回答的思维跳跃,让毕葵都有些措不及防。
毕葵没有回答。南槐梦坐在了一块石阶上,来往的人稀稀疏疏,她仰起头看着随处可见的风铃:“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始直播,但看你们的视频只觉得你们好甜。”眼见毕葵想反驳什么,南槐梦继续道:“当然我知道就是朋友之间的,我只是在默默磕cp哈哈哈哈。那时候的范绝比现在独断,对你们说的话偶尔都有些刺。”
“看来你知道我们以前因为求生闹掰过。”毕葵眯了眯眼,“当初到教室来找他,你是有私心的吧。”
“算是吧。”南槐梦尴尬地笑了笑。
毕葵舒了口气,起身,对还坐着的南槐梦伸了只手道:“走吧,别忘了今天的任务。”
仰视的角度下,在南槐梦的眼里,毕葵被一束绿茵遮挡下的阳光包围。南槐梦不知道眼前这个还没满十八的女生怎么做到面对负面信息时能保持稳重,并且对他们或是陌生人永远都只留下温暖和善于理解的一面。
南槐梦站起后,毕葵嘴角勾了个弧度:“他只是被感动到了。”
“陆归舟有你们这样的队友,真的很好。”
毕葵驻足,疑惑道:“你也是啊。”
“我......暑假结束我会去美国学天文。之后也会在那儿搞研究吧。”
毕葵眨了眨眼,没有发现之间的联系。南槐梦领会后解释道:“直播和游戏这方面我可能会完全划清联系了。”
“我们本来也不是因为游戏界才成为朋友的啊。”毕葵回答道:“并且,如果认识真的只在游戏界,我们会是永远的‘敌人’吧。”
“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了。可能毕业季就是使人踌躇和迷茫吧。”
“不过你说陆归舟成我们队友怎么回事。”
南槐梦回到了狡诈的笑容:“秘密。”
另一边。
“是花火大会的原因吗,为什么空气里都是粉红泡泡的感觉?”苟晗看着陆归舟拿回来的浴衣,胸前的鹤映入眼帘。他们当然都清楚南槐梦的标志就是鹤了。
陆归舟没回答,瞥了眼苟晗皱成八字的眉头,去浴室试衣。
范绝坐一旁吃着西瓜:“日本这西瓜也是真贵,这些留学生想吃怕是得拼单吧。”
“我觉得大哥给我们挑得还行,还好没给我一件带狗的。”
范绝听后嘁了一声:“自作多情,你还当她给我们挑浴衣,一看就是南槐梦选的。”
话音刚落,范绝嗷嗷了两下,刚到房间的毕葵顺手拿起一旁的枕头就抡过去:“我只是找小南寻了些建议好吧。倒是你们就在屋里呆着,什么都不管。”
苟晗赶紧负荆请罪:“大哥,你让我选真的会后悔的。”越过毕葵,苟晗看到走来的南槐梦:“南槐梦你拿手机干什么。”
“户外直播啊。”南槐梦回完,有转头看着手机屏幕笑。
“户外????”
听到这两个字的范绝不假思索:“镜头别转向毕葵。”
“对啊……小南你可别照我。”毕葵缓缓移到了肌肉发达的苟晗身后。
南槐梦见他们怂成这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现在前置摄像头,你们就别怕了,我知道不把小葵照进来,不过未来的电竞之星不想露个脸吗?”
现在苟晗已经顺利加入IN战队的,并且国服和亚服的优异成绩受到不少关注,为战队申请的微博账号还没发什么,就已经有了三万关注。有一些是视频的老粉,还有些是好奇的新粉。
苟晗黑线:“暂时不想,我想清闲度假。”
“那您慢慢度假吧,弹幕想看的还是小姐姐。Polaris的人气还是高呀。”南槐梦邪笑起来,又开始对弹幕说起话来:“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看的,有缘再见吧。”
弹幕陷入慌乱:什么意思?下播吗?这么突然?
另一条:迟鹤你学坏了!开始虐粉了!
又一条:迟鹤你好好反省一下啊啊,你都多久没直播了,高考过去多久了!?
看着越来越急躁的弹幕,南槐梦赶紧安慰道:“你们别急,关播还没这么突然,你们的L神的浴衣play还没来呢。”
弹幕:突然兴奋!
时间踩得恰好,陆归舟从换衣室里出来,南槐梦小心翼翼越过不愿露脸的三人组,镜头对向陆归舟。陆归舟疑惑了一秒,知道南槐梦的意图后,冷冷道:“关了。”
“好啦,今天的直播就到这了,大家夏天注意避暑!拜拜!”
弹幕A:我死了,发糖了,Landau胸前一个鹤注意到没
弹幕B:啊啊啊啊帅哭我,原谅你了阿鹤,不对啊喂!那你的浴衣呢!
“……”陆归舟站着一言不发,缩在一旁的三人组以为他生气了。
南槐梦愣了愣,机械式地转过身,直瞪瞪地看着毕葵,嘴巴维持这一个诡异地微笑:“小葵?不如?我们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毕葵汗颜,轻声道:“我怎么觉得我不想回去呢……”
“大哥,加油。我觉得南槐梦有点不正常了。”苟晗郑重地拍了拍毕葵地肩。
回到房间后,南槐梦赶紧发了一条微博:
朋友们,是时候献出你们的截图了!
评论:收到迟总!
翌日。
一早,五人就向宫岛赶去。八月的宫岛水中花火大会是他们的目的地。
严岛神社的海上鸟居是日本的三景之一,在花火大会之际,更是一番神圣的美好。
“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到旅馆后毕葵说道:“明天应该会比较累。”
“以前是真的没想到在日本看花火大会得提前占位。”苟晗说着,拎起毕葵和南槐梦的箱子,“我帮你们拿到房间吧。”
“谢啦,狗子!”南槐梦开心地拍着苟晗的后背。
“南槐梦你再拍信不信我不拿了?!”
“哇!你这个人差别对待啊!小葵说你就没事对不对!”
“人啥时候说过啊!你自己好好反省下!”
“我!#R¥#”
毕葵捂了捂耳朵,劝架:“我们还在公共场合,你俩小声点。”
花火大会当日。
早早抵达观赏地,此时草坪上的人也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南槐梦将方巾铺好,从篮子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食物,好在太阳不大,坐在空旷的草地上也相较惬意。
为了好好犒劳大早就会消耗大多体能的大家,范绝在主动(被南槐梦逼迫下)做了一些三明治和其他方便携带的面食。
“好吃啊!”南槐梦拿起一块三明治不禁感叹道,来日本的这几天她活得像个日本少女,一接触到美食或新事物就捂嘴大声感叹。
“同意,”尝过不少范绝手艺的毕葵应道:“绝命厨师范小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苟晗听后笑个不停,若不是手上拿着三明治早就在草地上翻滚了,“不行了,大哥你这么皮都不像你了。”
范绝白眼道:“苟晗你是猪吗?几个字能把你笑成这样。”
“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针对我。”
陆归舟也觉得最近苟晗的遭遇过惨,拿起一盒面递过去:“吃面。”
“……谢谢?”被一直处于与世隔绝状的陆归舟投喂,苟晗感觉心中有说不清的感动。
因为占好位,他们也可以三三两两的逛逛会场,周围有不少卖零食的地方,范绝拒绝了所有人邀请,独自在方巾上躺下晒起太阳来,浴衣上的小龙也随着他一起晒着温和的阳光。
毕葵和苟晗买了些小吃开始闲逛起来,苟晗觉得自己很能吃了,但今天,他看到了与平常吃一个苹果都嫌多的毕葵截然不同。
惊讶之余苟晗抱怨道:“范绝不知道闹什么脾气,出来玩也不省心。”
听后,毕葵停止咀嚼吃了一半的大阪烧:“没有啦。狗狗你别领会错了。”
“这还能领会错吗?他这几天说话就没见正常过,我以为毕业之后他状态能好点,别这么充满、洋溢着青春的悸动。”
毕葵看向范绝所在的方向,她其实不清楚他在哪,望着回答说:“不是的,他只是需要点时间独处。”
苟晗叹了口气:“唉,好吧。不过他做的面是真的好吃。绝命厨师无误了。”
毕葵听后也忍不住笑起来。
而此时,南槐梦和陆归舟来到了水上鸟居前,还未涨潮的原因,他们可以走近鸟居。无垠的大海在前方。
“陆归舟。”
她很少叫小船以外的称呼,陆归舟也明白了她想说什么了。
“嗯?”他答道。
“去了美国我也会继续直播,虽然我放弃游戏界了,但它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好。”
南槐梦侧过身,陆归舟高她两个头,她扬着下巴:“你也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嗯。”
“那你永远都要在。”
“好。”
“原谅我。”她眼眶有些许湿润。
“没事。我愿意。”
潮水缓缓而上,凉凉的水浸湿了他们的木屐。
太阳快要落山,映射在海面的鸟居摇摇晃,昏暗的暮色袭来,两个影子没有离开。较底的影子缓缓道:“你站低点。”
他低下了头。
她深深地吻了上去。
太阳彻底落下,方巾上躺了许久的范绝坐了起来,他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这时毕葵和苟晗也赶了回来,毕葵跪在一旁,递给范绝一个苹果糖:“我们刚买的,花火大会还没开始呢,一会儿吃完了往鸟居那边位置走吧。”
范绝接过苹果糖,揉了揉还未聚焦的眼睛:“南槐梦和陆归舟呢?”
“他们在鸟居那边选观赏位置啊兄弟。”苟晗拍了拍范绝脑袋,“我们不是临时决定近距离看看吗。”
范绝的意识逐渐苏醒:“哦……想起来了,走吧。”
“等你吃完再走都行,狗狗怎么办,我还想吃一个苹果糖!”毕葵说道。
范绝吃着眼睛快速扫了一遍小吃摊,问道:“你吃了多少?”
“没几个。”毕葵微笑道。
范绝无语,看向苟晗。
苟晗和范绝达成共识,开始掰手指数起来:“我想想啊,三明治、面,然后鲷鱼烧、大阪烧、巧克力香蕉、美国热狗、黄油焗土豆、章鱼烧、烤鸡串,一碗刨冰一个苹果糖。”
“你怎么不看着点。”范绝听后目瞪口呆,毕葵平时吃得少,但是出去游玩的美食吃起来是一个没完没了。但她的胃一直不好,平常一起生活的时间也有,遇见过几次她犯胃病。
苟晗无辜:“你觉得我能看住大哥?这么艰辛的任务我是不行的。”
“你俩别当我透明行不行。”毕葵听着两个男生这么议论自己还是有些不快。
范绝转头,虽然灯光偏暗,他也看到了毕葵脸上的小表情:“你别不高兴,在日本你犯胃病的话真的有我们麻烦的了。”
“你吃完没,快走了!”毕葵不想多言,花火大会也快开始了。
赶到鸟居旁,和南槐梦、陆归舟碰了面,开始进入点燃花火的倒计时。此时鸟居已经耸立于海中,人已无法靠近。
1、2、3。
肃然的黑幕中亮起了绚丽的颜色,一朵接一朵的花火染亮了整个星空。人的心脏也随着花火迸发之际跳动,范绝不自觉地也浅笑了起来。
一旁的毕葵对他笑了笑,他看见毕葵的嘴唇动了动,由于烟花声太大他听不清。
“你说什么?”范绝把耳朵凑近。
“我说很放松吧。”毕葵嗓音小,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听后范绝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注意力已经回到花火上的毕葵。她就像此时天空上的花火一样美好温暖。
随着下一个烟花的声音。
怦——
范绝好像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女生一直以来都陪着他温暖着他的人,一个从来不将愁绪牵引给别人的人,一个永远选择善待他人的人。
范绝想要的就是永远有机会保护这份美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