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十一)

翌日。

毕葵早早来到苟晗的班级前,等苟晗的身影出现一把将他拉过来。刚开始苟晗是恐惧的,因为毕葵很少主动找他。

毕葵没在意,开门见山:“狗狗,范绝生日是多久?”

“哈?你问这个干啥?”苟晗狐疑道。

“他昨天给了我一把琴当生日礼物,我突然想起这么多年好像还没怎么送他过东西。对了,狗狗你也要过生了吧?”

“啊,那把琴终于到了啊。还不错吧。”苟晗听后顿悟,“我生日前几周过了啊,但是高三也没有想要过生日,太忙了。”

“……”毕葵默不作声。

“大哥你怎么了?”苟晗见毕葵靠向走廊栏杆叹息,头埋在校服袖子里。

毕葵摇了摇头:“没什么,就发现我好像没怎么注意这些东西。”

“生日吗?没关系啊,大家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必须过的。”见着陆陆续续的班级里的人快齐了,苟晗推着毕葵的肩膀将她送下楼:“范绝生日三月十三,我是四月十五,你可以以后慢慢记,快回去上课吧。”

“行。你好好复习吧。最后一个月了。”

“嗯。加油。”

空气变得又热又腻,复习也到了白热化阶段。这个时候学习好与不好的,都更加认真了起来,每个人都攒着笔,在纸张上刷刷地划着。但南槐梦请了一个假,她又来到了陆归舟的大学。

在这个烦闷的下午,陆归舟正在研究室进行课题进一轮的演算。南槐梦踮着脚,轻轻敲了敲他的左肩。陆归舟不用转头便知道是南槐梦,一起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在研究的时候被打扰,理所当然其他人不会选择在他精算的时候打扰。除了这个认识快三年的女孩。

“不在学校自习?”陆归舟没有回头,语速因为还在分心演算变得比平日慢。

南槐梦抽过一张椅子,坐在一旁:“今天要复习的差不多了,身体不舒服就先请了个假。”

陆归舟放下手中的笔:“不舒服?”

“嘻嘻,就知道你这样才会完全把注意力放在我这儿。”南槐梦咧嘴一笑。

“……”陆归舟经常被她这样的小聪明骗到,思路被打乱,陆归舟也不想继续进行复杂的计算,索性关掉电脑:“想吃什么?”

“随便,到处逛逛就满足了。”

“嗯。”

夏天的傍晚,是有独特味道的。就像是下雨时分,青草泥土味会逐渐浓重。亦或是刚入春时,时不时飘向鼻尖忽现的花香。夏天的味道,相较慵懒,不热不闷,甚至衣服上会有白天阳光的余味。

两人散步的速度,也随着慢下来。

“最近压力很大吗?”陆归舟问。

南槐梦摇摇头:“要说压力都是不会变的。只是决定了一件事。”

“什么?”

“未来。”

“今天来想和我说这个?”

“对。”南槐梦指了指一旁的长凳,两人坐了下来:“我想考天文相关,想研究这些。”

“很好啊,考啊。”陆归舟抓不住她的重点。

“有想放弃直播。”南槐梦继续道。

“这样……”陆归舟明白了,他俩的联系可能因此减少,短暂沉默后,陆归舟抬手揉了揉南槐梦的头:“做自己想做的。”

南槐梦点点头:“你知道吗,苟晗准备去打《Under The Waves》的职业。小葵和范绝对自己的路也特别明确,尤其时小葵,在他们三个当中最突出,我从没有见过这么笃定的人。”

“苟晗是那个身材高高大大的那个?”陆归舟除了毕葵,其余两个男生印象已经变得不太深了。

“对。他们对游戏的热爱可能是我见过最真实和大胆的了。”南槐梦仰起头,夕阳透过树叶缝隙照向她的脸,“好像因为看到这些我才没有了踌躇。”

“他们是很有力量。”

“你们以后可以组成一个很好的团队。”南槐梦笑道。

陆归舟愣住,随即立马调整好姿态,靠在长椅背上,慢吞吞地说道:“直播间没有签约,想播就播。别因为游戏打得差就觉得不适合游戏。”

南槐梦扭过头,注视着陆归舟。此时陆归舟闭着眼,白色衬衫随着微风轻轻飘动,仍由黄昏在他的脸上作画,暖去日常的冰川。

她浅笑,立马扭头:“谁说我游戏玩得差了!哼。”

他们的认识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巧。

刚步入高中的南槐梦就在文理分科前仔细研究了大学的方向,她不像毕葵那样成绩优异突出,但也不是对自己人生不负责的人,也不是做无用功的人,在她的人生里贯穿着付出了,就要有回报。所以成绩稳在一本,不能有太大的进步,但也不会退步。

那个时候,南槐梦在计算机和天文物理之间纠结,想学计算机是因为喜欢游戏,而天文物理就是她的人生的追求了。天体的变幻,没有人世的嘈杂,宇宙的无声可以根除一切杂念,那个无声却又色彩斑斓的宇宙是未来。

在了解研究的时候,南槐梦无意中看见了一篇计算机学的学生论文。帖子下面都是对这个学生的赞扬,只是大二就对AI的现状与发展和可发展方向理解如此独到的见解。并且行文十分有趣。南槐梦对AI不感兴趣,但却对这篇论文产生了浓厚兴趣,她在高一那节历史课上看了不下五遍,同时她也深深的记住了论文的作者名字——陆归舟。

巧的是,在之后不久的游戏里,她遇见了一个队友。她打游戏的技术不精明,在新游戏上会显得偏手残,适应久了会好。在《UnderThe Waves》测试版里游玩时,遇见的这个队友没有嫌弃她的手残,反而对她在游戏解密环节的思维有很多次表示欣赏。随后也加了好友。

那之后,也经常一起玩游戏,成了好朋友,各种思维习惯都能一拍即合。南槐梦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第二次是在毕葵身上感受到的,这也是她会主动去联系毕葵的原因之一。

慢慢熟悉后,南槐梦和这个队友加了微信,才发现两人所处城市也相同。

“我叫陆归舟。”

这是他发给她的第一条消息。

“南槐梦。”

从回忆里清醒的南槐梦站了起来,对陆归舟笑道:“走吧。吃饭。”

夏天又悄悄潜入雨季。

再过几天就是高考了。

范绝桌上的书本已经被翻得每页的角都皱得不成样子,对于这次高考范绝内心已觉得没什么悬念了,他本身学习不差,只是摸了一段时间鱼。范绝转头看着窗外下不停得雨,只想快进到高考结束。

“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了?”下课休息的时候毕葵对他说道。

要不是毕葵和班主任声音语气相差很大,他可能真的以为是班主任在教训他。

“复习得差不多了,你的第一可能也会被我抢了。”范绝半虚着眼看向毕葵。

“有趣。”毕葵没多搭理,出门准备接水。

高考天不冷不热,人工降雨强行降了波温。

所有皱眉入考场的学生,在最后英语考试结束的那一刻无论结果好坏都展开了眉头,脸蛋红扑扑地跑向早已在外候着的家长。

和苟晗道别后,范绝和毕葵走到自家爸妈这。这次两个人的爸妈都在,四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女,脸上都比同龄人少些皱纹,着装来看,他们才刚从自己工作上离开不久。西装西裙。

“哈哈哈,真的小葵有你们照顾太好了,我们省了不少心。这阵子趁着孩子高考赶紧请假回国,想的不陪过程也陪个结果。”

“别别别,能照顾小葵简直我们荣幸,绝儿这小子一烦我,看着小葵就没感觉了!”

范爸和毕爸在一旁呵呵笑着,相互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的谈论。

“妈。”范绝出来黑着脸,没想到自己高考完了还要被洗刷一遍。

“你们出来了啊!”范妈咯咯笑着:“走吧,咱俩家今天吃点好的。”

“考得怎么样?”范爸问道。

“刚解放别问了别问了。”范妈赶紧插嘴道。

毕妈捂嘴一笑:“不过听说绝儿后期学得很认真,小葵都给我说她第一不保了。”

范绝听后扭头看向毕葵,他不敢相信毕葵会说这种话,毕葵一脸冷漠,看到范绝看着自己,问:“干嘛?”

“没啥。”

吃完饭后,两家也各自回了家。

人生第一次和最后一次三个月的暑假便开始了。

某一个大早,苟晗就收到毕葵的消息。

“俱乐部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看了几个,还没有评估好,先准备今天上个国服第一。”苟晗回完便打开游戏。

“一起排一下?”

“好。”

过了一会儿,毕葵也登上游戏。苟晗发了组队请求,刚准备开始竞技比赛,界面显示的是等级相差过大无法组队。

“糟了,”耳麦里传来毕葵轻轻的声音:“准备考试那段时间几个赛季都没打,你等我定个级。”

“好的。那我先打几把。”

等毕葵定完级,苟晗已经到国服第二了,连胜加分高,而且他的实力在国服的确是顶尖水平。

重新组队后,耳麦又传来毕葵的声音,她打了几个呵欠:“狗狗,现在定级没法五百强了?”

“对啊,直接定到五百强岂不是很不公平。”毕葵的水平很高,但她喜欢选一个辅助角色,因为她觉得carry很累。尤其是高考结束后,毕葵最爱说的就是累,想休息,你加油。苟晗忍不住,问道:“你把我积极活跃的大哥怎么了!”

“我让她休息两个月,劳逸结合。”毕葵笑呵呵地回答。

“我们排两把,大概就第一了。”

“对你果然很轻松嘛。”

“唉,国服本来就水平较次,我回头得冲的是亚服。”苟晗叹息道,电子竞技如果国内行情不变,哪怕再过个几十年也还是韩国水平偏高,偶尔苟晗也会去欧美服换换思路。FPS天赋他有,但是后期一些解密范围他在亚服和欧美服感觉到了一些差距。

“打职业挺酷的,之前我也想过,但后面还是喜欢创造东西一点。”毕葵说话模糊了些,苟晗听出来她在吃东西。

苟晗心里想,毕葵打职业也绝对是一番亮点,她的水平完全可以去,而且C位也能担任:“范绝呢?”

“睡觉呢吧。”毕葵喝了口水,继续道:“我给你发了个东西,这家俱乐部我关注过,不错。”

苟晗打开微信,“IN战队?”

“全称Instant Noctambulist,不过全称也不用记,没啥重要的。队伍不新不旧,重点是培养电竞选手,你去挺好的。”

苟晗粗略浏览了下,战队是租赁的别墅,队员都有单人房间,训练和休息日都是固定或视情况调整,甚至有夜跑晨跑时间,不过晨跑时间不苛刻,经理老板对队员要求严格但是并不令人反感,相较更像家人的督促。苟晗看过后回道:“我对这个队之前都没太大印象,好像战绩一般。”

“你去了就好了。”

“你这么信任这个队伍啊?”

“非常。”毕葵快速答道,又接着说:“但决定权是你的,你要去你想去的。”

“哈哈哈,我会好好考虑的大哥!”

“不过你这游戏玩得这么好,没有战队邀请你吗?”

“我又没有公开过身份,唯一在网上的身份是我们的视频那些,除了视频也没有提过太多其他的,最多生活琐事。”

毕葵没有回答,但她在屏幕对面点了点头。接着默默感叹了一句:“好久没拿电脑玩游戏了。”

“哈哈哈,和意识版相比,PC好像有一种自己独特的真实感。”

“啊?”

“这种操作,我也讲不清,就当怀旧吧。”

“哈哈哈,还行。”

两人闲聊两把,苟晗便到了国服第一,对于他和电竞业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他要把这个成就先告诉他的父母。

他坐在父母面前,他的父母不是特别严格的人,但对游戏一直没有给予过多的理解,毕竟被游戏所害的人也不少。

“打职业?”苟晗的爸爸严肃地问道。

“嗯。”苟晗点头,眼神没有躲避他父亲或是母亲的疑惑。

苟晗的妈妈听后,叹气道:“我们不反对你玩游戏,但这大学不上去打游戏,怎么也有点……”

“学校已经定下来了,可以休学两年。”

父亲抬手示意母亲少说点,端坐问苟晗:“但你知不知道这两年多宝贵?”

“知道。但对我来说,这两年拿去在职业生涯中打出来,更宝贵。”

“你这次高考考得不错,学校也不错。两年后呢?”

“现在我不想给出定论,但是我一定会在职业战场上走出来的。”

苟晗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的沉默,他知道读这么好的大学机会难得,但他同时也知道这个职业生涯的珍贵。

“我们希望你开心,不后悔。去吧。”最后苟晗的父亲留下了这句,他们惋惜,但同时也为儿子的坚定和对自己的负责感到欣慰。

苟晗听后猛地跳起来,跑到桌子对面紧紧抱住爸妈:“哇!这么好!”

乐着乐着,他们三人都湿了眼眶。

大半夜,微信聊天室里来了几个人的消息。

南槐梦:狗狗!加油!我保证你以后线下赛都来看,给你直播!

陆归舟:国服第一,切磋一下。

范绝:兄弟,给我长点脸哈。

毕葵:【:D】

赢,就一起狂。输,就一起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