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十)

瑞雪兆丰年。

地处温暖地带的城市,在今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虽不及北方大雪纷纷留下的厚度与寒冷,小区里私家车车顶上被盖的一层薄雪却也是一番别致的景色了。

但离那天的飘雪快两周了,范绝在去学校的路上闲散地看着小区地绿化,他视线停留在了某处,薄薄地嘴唇微微张开,吸引他的是几棵梨花树,雪白的梨花就像冬天下过的雪。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口袋,接着自己叹了声气,可惜因为高三手机上交了,照不了眼前这番景。

下雪那天,范绝和苟晗见了一面。

日常都是他俩加毕葵得三人组出现,偶尔两个正值热血时期得少年还是会小聚一下的。

“去篮球场?”苟晗在前一晚提议道。

范绝想了想这几日零下,他还没有苟晗那么不畏风寒便拒绝了这个提议。

“那去哪?哎,我没想法,不想想了累死了,让大哥帮我们想?”苟晗停止思考,瘫在床上。

“你不是说什么暂时还不想让毕葵知道吗?还问她。”

“哎她好奇心也没那重,那我们直接出去吃顿饭吧,顺便给你说了。”苟晗瞅了眼窗外一些白色星点,也觉着还是吃顿暖和的合适。

“行。”

第二天,两人在一家烧烤店碰面。

七七八八点了几十串,又点了些主食,最后添了两瓶饮料两个男生才满意。范绝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后,便靠向椅背问道:“你给你妈说了吗?你的打算。”

“还没有。”苟晗陷入他前所未有过的唉声叹气:“她肯定有些不能理解,我爸估计也不会有太多好话。你看我现在光是打打游戏就被骂个不停。”

“不过你最近怎么想起这个来了,以前也没听你说过。”

“一直都挺喜欢FPS的吧,大哥虽然也经常玩FPS游戏,但是她目标还是看向以后游戏制作。我比起做游戏……可能还是喜欢玩游戏一点。“

“你给她说过吗?”范绝问道。

苟晗摇了摇头:“她肯定会劝说一下我,先不考虑打职业的事情,而且大哥不一直自己偷偷对朋友事情上心吗,不想影响她。”

“要我说的话,你想做就去做吧。大家都是在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干自己想干的,没有错。”范绝回答道。

“你这鸡汤一套一套的,以后想好干嘛了吗?”苟晗听到范绝嘴里的鸡汤好笑又真实。

范绝抬手放在头后,轻笑:“早想好了,总之先和她考上一个学校吧。本来合计着劝她把分考低点,然而。“

“确实,你让毕葵把分考低,梦里都不会存在。“苟晗停了会又笑:“你小子会不会去追大哥啊?”

“管你屁事。”范绝翻白眼,“谈恋爱和我们有关系?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不好意思,电子竞技用在我身上还行,你就算了。”

“兄弟?谁天天和你双排?”

“大哥啊,有你吗,我咋不记得了。”

“滚滚滚。”

那天回家途中,雪越飘越大,苟晗踏入了自己小区。他偶尔很羡慕范绝和毕葵,两人虽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但认识得较早,后面机缘巧合成了邻居,平常见面也挺方便。但又没什么羡慕的,和他们任何一个成为这么好的朋友关系,他已经觉得幸福无比。

他想打职业的想法已经很久了,虽然不说家境差,苟晗现在就滋生了想养家的念头。

坐在电脑前,苟晗打开了玩了好几百个小时的《Under the Waves》,这个游戏是联网多人合作主FPS游戏。背景放在近未来,地球分为两个片区AI与人类。但游戏里没有AI的实际形态,AI区域一直呈现为空城状。游戏主界面是现在两个阵营范围大小。会根据玩家每一局的实战情况进行变更。但游戏制作人说过,这款游戏可能并不会又谁最后的胜利。

吸引苟晗的也不是最终人类胜利或是AI胜利。而是其中的玩法,玩家扮演的都是特勤人员,选择英雄进行地图闯关。每张图都有独特的玩法,其中包含解密、枪战、与处于同一地图的其他玩家的抢点等。最后是消除这片区的AI控制器。这款游戏综合性很高,并且地图做得也相当有趣。在电竞上通常为两组队伍进行对战,积分制比赛,最后消除控制器得到的分数多且游戏结束。但是前期积分少的话,可能消除控制器的队伍也不是最后赢家。最重要的一点是,队员的死亡的扣分很狠,所以正常游戏的团队配合与相互照顾显得相当重要。

在时代潮流下,《Under the Waves》的操作还是原始的电脑与鼠标,尽管大家很想用意识版体验一下这个游戏,尤其是其中的地图。

苟晗离开了主界面,打开了rank排行榜,他的名字排在国服第5。

“等到第一吧,就告诉他们。”他自言自语道。

然后那晚,雪一直飘呀飘,整个世界都只有飘雪的声音。

现在。

短暂的寒假结束后,天气踏上了入春的步伐。毕葵缓缓地上着楼,双眼没有聚焦,接着被两个熟悉地背影吸引了注意力,两个男生推推搡搡,其中一个拍了拍另一个地肩,相视而笑,两人就道了别。

“你们这么友好了啊?”毕葵向前,幽幽地站在范绝一旁问道。

范绝被她地突然出现惊吓到,憋住了快爆的粗口:“你吓我一跳,我们俩不上房揭瓦你是不是还浑身不舒服?”

“也没有。“毕葵认真回答道:“我觉得你们现在这样挺好的。”

“啊!!!小葵!!!“南槐梦伴着她的声音猛地抱住毕葵。

范绝呆滞:“女人,你怎么一天一个性格啊,你刚刚特像我们第一次见你暴走萝莉的时候。”

“男人,你看我想和你说话吗,我来找小葵的。”南槐梦表示不想和范绝交流,拉过毕葵就朝反方向走去:“走,陪我接个水。”

范绝不以为然,以仅自己能听见的声音砸了下嘴就回头走教室了。

等毕葵回到教室,范绝已经坐在位置上看起了书来。毕葵看着不知为何嘴角扬了起来,她不自觉地哼着曲子坐到自己座位上,又扭头笑着看着埋头看书的范绝,范绝随意抬头下头,就看见毕葵笑着看着自己,疑惑之中问道:“你看我笑干嘛,恐怖。”也没注意到自己也莫名其妙笑了起来。

这时,班主任拿着教科书进了门,站在讲台上招呼道:“好了,同学们快回到座位上,我讲些事情就自习了。”

等全班安静下来,班主任继续道:“首先,我要特别表扬一下范绝同学。老师刚进教室就看到范绝同学坐在自己位子上开始看书了,并且范绝同学在一诊上也取得了相当大地进步和优异的成绩。老师相信你在接下来的自主复习中肯定能更进一步。”

“然后就是剩下的时间我们的安排,同学们务必跟着老师的节奏走,多益无害……”

受到特别表扬的范绝浑身不适,甚至打了个激灵。

高三的后半期,基本就是彻底的自习了,每天两节课为段,坐在座位上,翻着翻了几百遍的书,做着不同的题,刷着一年又一年的真题。

接着,单调的白梨花树变得有多种颜色来凑热闹,接着又都归为一片绿。夏天用它得热浪示意了众人自己的到来,教室里的四架风扇是学生们唯一的慰藉,虽然这份慰藉时隐时现的。

范绝繁忙之中抬头看了眼倒计时,最后的三诊已经过去很久了,班主任相较之前的严厉,也逐渐变得更加关心学生起来,是不是还给学生一人发些小零食,甚至会在热天买西瓜回来分。

“好,同学们休息一下吧。”班主任打断了埋头苦干的学生,虽然高三楼的楼道还是一片寂静,他还是选择让学生们放松:“大家小声点,散散步,接接水啥的。”有几个仍沉浸在学海里的同学还被班主任小小说教了一番。

这时毕葵也从座位上起身,向门外走去,范绝觉着奇怪,她很少会选择出教室门,在后排的观察来看她最大的放松就是以一种放松的姿态望着窗外的草木或操场。

“你去哪啊?”范绝随口问道。

“随便走走散散心。”随后毕葵就和平日班里玩得较好的女生离开了教室。

范绝目送她离开,瞅着自己没什么事儿干,也随便找几个哥们打闹一会儿。高三的生活说无聊也无聊,说有趣也有趣。在终日的学习中,哪怕是课间疯跑一下都觉得好玩儿。

晚自习结束后,墙上的倒计时又撕下一页。

“今天你先走吧。”毕葵整理完桌子,扭身对范绝说道。

“哦……”范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度紧张学习后思维迟钝,慢吞吞地回答道,“这么晚你一个人回不太安全吧。”高三的晚自习下课通常在晚上十点半。

“没事。”毕葵简短回答道,然后便离开了教室。

范绝觉得略怪,又说不上哪怪。还没收拾好桌子,裤子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是苟晗给他发的短信:救命啊!大哥来找我了,你咋就把我准备打职业的事情给她说了呢!

放下手机后的范绝一脸茫然,回:我并没有啊……

这时教室后门被敲响,一个熟悉的长发出现,女生笑嘻嘻的说道:“范绝!去不去看戏呀?”

“看戏?”范绝思索了一会儿,惊叹道:“南槐梦!不是你给毕葵说的吧?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我知道很惊讶吗?”南槐梦呵呵笑着,赶紧招手:“走了啊,快点,不然就错过了。”

随后两人在楼梯口猫着腰,头向苟晗教室门口探去,这时教学楼里已经空无一人,毕葵和苟晗的对话也听得十分清楚。

“你要去打职业就打职业,背着我干嘛?”毕葵声音平稳,听着不像生气。

“啊……高三嘛……这也是怕打扰你的学习啊……”苟晗瑟瑟发抖。

毕葵见他这怂样觉得可笑:“你这么怕干什么,我不开心的是你和范绝还背着我去讨论这些,难道我会因为你要打职业就打你吗?”

“唉,不是。就怕你担心太多,这阵儿又高考……打扰一下范绝我觉得还没啥。”苟晗诚实道。

一旁听着的范绝没忍住上前说道:“喂苟晗你这差别待遇啊。”

毕葵不惊讶,只是继续问道:“狗狗,你还是要高考的吧?”

“嗯,打算考上大学先休学。俱乐部暑假开始看。”苟晗回答着,嫌弃地拨开凑向自己的范绝。

“你好好考试,我支持你的。别自己一人担着,不想影响你的高考。”毕葵来找苟晗就是想让他定个心。

“大哥果然是大哥啊哈哈哈。”苟晗笑着。

远处南槐梦看着,不禁勾起嘴角,他们三人的关系完美的诠释了相互信任和照顾。在她的脑子里不小心过了一下陆归舟,南槐梦随即摇了摇头,给前方三人招手道:“我先走了呀!拜拜!”

“唉?小南?”毕葵这才发现南槐梦在楼梯口站着,赶紧回道:“早点回寝室吧,注意安全!”

“嗯嗯。”南槐梦踩着皮鞋噔噔地离开了。

送走苟晗后,毕葵和范绝也踏上回家的路。

“狗狗想打的游戏是?”毕葵询问道。

“《Under the Waves》,我们也经常玩的那款。”范绝回。

毕葵点了点头,喃喃道:“是个好游戏,而且鼠标键盘操作能成为主流的游戏不多了。不过你们真的不告诉我,嘁。”

“哇,苟晗让我不说的好吧,哥们还是要讲义气的。而且我们不是怕影响你考试嘛。”

“哦。”毕葵还是显得不快。范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毕葵瘪了瘪嘴,日常冷淡的脸上很少出现这么带有色彩的情绪。

他笑了起来:“你还傲娇,毕葵,我认识你这么久真的少见啊。”

“……滚吧。”

“今天你爸妈在家吗?”

“不在。”毕葵说着伸了懒腰,坐了一天了,放松的时间也只有睡前这些时候了。

范绝点点头,低头看着毕葵,又抬头看向红绿灯道:“叔叔阿姨回来前你现在我家住吧,我妈今天做了点夜宵。顺便……”

毕葵先是点头同意,见范绝卡一半问:“顺便啥?”

“啊,没事。先回去吧。”

范绝的妈妈见两人回来,赶紧“伺候”起来,见到喜欢的毕葵,范妈更开心了,盛好一碗鲫鱼汤道:“小葵啊,上次蛋糕很好吃哦。以后爸妈没回来,就来我们这,别自己在家。家里需要清洁的话可以找阿姨帮忙哦。”

“嗯,谢谢阿姨,哈哈哈。”毕葵回以甜甜的微笑,范绝的母亲对于她来说已经算是干妈了,平日自己家长照顾不到的地方,范绝的妈妈都能顾及到。

范绝本以为自己的妈还会怼他几句,哪知范妈扭头,又摸了摸他的头:“绝儿,你也好好考。妈妈平时念叨得多,但是相信你可以考好的。还有,平常在学校在家好好照顾小葵。别总让小葵让着你。”

“哇,老妈。什么让着我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破事儿。”范妈轻拍了下范绝得脑门儿,“行了,我先休息了,你们喝完就去洗漱睡觉吧。”

“嗯。”两人应道。

喝完鲫鱼汤,范绝把碗放水槽对毕葵道:“你先去洗漱吧,我把碗洗了。”

“好。”

见毕葵走了后,范绝三下五除二洗干净碗,然后回到房间,拿出一个盒子。这是寒假给毕葵准备的生日礼物。可惜当初快递时间怎么都凑不上,最后只好先在微信发了条生日祝福。礼物是一把尤克里里。

咚咚咚。

范绝敲了敲毕葵的房间门,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嗯?”

不一会儿毕葵上前开门,范绝拿着尤克里里的盒子递给毕葵:“寒假没给上的生日礼物,刚寄来。”

“……?”毕葵不知道说什么,她的生日在一月份,自己也没怎么在意过,虽然那天收到了家人和朋友的生日祝福,和南槐梦的小礼物,但过了也就过了,只是从十六岁又到了十七岁。

“早点睡。”范绝也没废话,复习了一天他赶紧体力也有点不支了。

毕葵轻轻地嗯了声,扣上了门。她坐在床边,拆开包装盒,是一把定制的尤克里里。颜色简单,透明的大理石白,但上面的纹路是他们一路玩过的游戏,右下还有三个小人儿,她一眼就看出来是她和范绝、苟晗。

她拨了拨弦,又赶紧抬手扣上,夜深了,好好睡吧。

晚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