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九)

哐——

“唉?”范绝突然双眼一黑,。游戏声音也消失了,他愣住了,直到黑黑的空间里露出了:由于游戏服务器出现问题,请耐心等待官方解决。抱歉。

游戏崩了。

退出游戏后,范绝在好友列表里寻找毕葵,哪知毕葵已经离线。他关掉游戏机,打开微信,询问毕葵:“你游戏也炸了吗?”

“嗯。“毕葵简短回答道。范绝放下手机没多问。

直播也草草结束,南槐梦在最后告诉观众由于高考临近,直播间可能会空闲一段时间,偶尔会和大家在微博上互动。

生活,又回到了普通的细枝末节上。

南槐梦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她刚考完一堂测验,即便如此,对于她来说,这么静坐着也是少有的。倏尔她眼中闪过一丝灵光,南槐梦抬手看了下手表,径直走出教室,到达一个来过没几次地教室。一个男生站在教室门口寒暄道:“哟,美女又来找范绝啊。”

“我找毕葵,她在吗。”南槐梦忍住了翻白眼地冲动,不等男生回答,她便瞅见了坐在窗边地毕葵和范绝。后者正抢过毕葵的练习册,南槐梦走近了才听清他在嚷嚷什么,范绝嘟囔道:“你特么休息一下要死么?”

毕葵一万个不服气:“我特么刚才那道题错了你让我看一下行不行?!”

南槐梦扑哧一笑,对毕葵说道:“我也觉得你该休息了,做错说不定就是费太多神了。”

“小南你怎么来了?”毕葵惊讶道。

“周末不是放个小假吗,我想让你明天陪我去个地方,不知道能行吗。”

范绝嬉笑道:“你这样问也没给她留多少选择余地啊,我帮她决定了,去。”

肉眼可见毕葵翻了个大白眼:“范绝有你事儿么?”思考了一会儿,看向南槐梦:“好吧,反正也没什么事,放松一下还行。”

“那就这么说定啦。”南槐梦不再多言,又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她特别喜欢毕葵的一点就是做事果断,为人也相当直率,交流起来不会很吃力。刚听说她的时候,原本以为是一个性格闷闷脾气差的人,接触后才发现日常冷淡的皮囊下特别暖,很清澈。

回家后,南槐梦洗漱上床,拿出手机整理了上次直播中断后,自己精心准备了小段时间的“故事会”,她也生平第一次主动找别人聊天。

手机另一端的毕葵,打开微信愣了愣,一时不知道怎么回。

【你觉得这些鬼故事怎么样啊??!!】

毕葵快速浏览了一遍,中肯地回道【我觉得还行吧。】

【不够恐怖吗?!QAQ】

【也不是吧,其他人看了也许会觉得很可怕。像范绝和狗狗,给他们念的时候可能会捂耳朵的。】

【噢!那好的。明天中午见哦!】

第二天中午,南槐梦站在一所大学前跺脚等待毕葵的来到,南槐梦没有在校外见过毕葵,所以她从未见过不穿校服的毕葵。此时,毕葵戴着黑色鸭舌帽,宽松的黑外套,紧身裤,小靴子,一身黑的毕葵在冬季里人群稀疏的小道上显得更冷酷了。南槐梦远远地就向她招招手,和行头不同的是毕葵回了一个甜甜了微笑。

“走吧,”南槐梦挽过毕葵:“小船在里面了,你没吃饭吧?”

“还没。”毕葵顺着向里走着,看起了这个校园来,和她想考的不是一个,但也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学了。

“走,今天小船请客,就是时间原因,只有吃食堂啦。”南槐梦笑道,毕葵扭头,她笑的一瞬间双眼是眯着的,毕葵依然很难把南槐梦和迟鹤联系起来。

两步三步,她们快到了食堂。踩过了人行道上不少枯枝。

不远处,陆归舟站得笔直,等着她们。他看着没穿几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毕葵光看着就打了个寒颤。

“你们想吃什么?”陆归舟见两人走近问道。

毕葵看向南槐梦:“都可以。”

南槐梦低头想了想:“我们三个人,吃个什么锅吧,正好今天也挺冷的。”

“好。”陆归舟点头。

食堂永远是冬日校园里最温暖的地方,避免染味,陆归舟把俩女生领到靠窗又不冷的位置,都坐下后说道:“你们点菜吧。不过小南,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呀,来找你不行吗。”

“那怎么毕葵也在这?多麻烦人家。”

南槐梦抬起点餐的头,把头发松松地绑在后背:“毕葵也是好朋友好吗。还有让她出来也是省得她整个人都钻书里了,每天看书,年级第一都稳了还这么卖力,身体垮了怎么办。”

陆归舟惊讶顺势挑眉:“哦?年级第一啊?没想到成绩还这么好。”

毕葵尬笑:“也没有那么稳。”

“很不错了。”南槐梦又确认了一遍菜单,问道:“小葵,喜欢吃土豆吗?”

毕葵愣了愣,然后右手枕上下巴,答道:“喜欢。”

“那就多点一份。点好啦。”南槐梦满意地像是欣赏一般浏览了一遍,接着递给陆归舟。

陆归舟接过菜单,向服务台走去,这个小餐厅吃饭要先付款,等服务员确认时,他扭过头看向坐在窗边地两个女孩。南槐梦气质更偏她的名字,一股古风之流,有诗词之感,他熟悉地诗词。而毕葵,他第一次见面地时候很惊讶,那时她还穿着校服,长长的头发简单地扎着高高地马尾,有些小杂毛,像精灵一样,肤色比周围地人都白一个度,个子不够南槐梦高显得更小巧了。她今天散着头发,侧边头发里可见耳郭和外耳忽隐忽现。

“同学好了,你可以先回去坐着了。”

“好,谢谢。”

回到餐桌,陆归舟问道:“范绝呢?”

“他在家里吧,这段时间一直在补课。”毕葵答道。

陆归舟点点头又转向南槐梦:“小南一会你准备干嘛呢?”

南槐梦没有回答,倒是想起什么似的:“你会去哪啊?”

“实验室吧,老师给了个课题还没有做完,一会把最后的完成。”

“只有你一个人?”

“对啊。怎么了?”

南槐梦摇头,“没事,不过你一会让小葵先跟一下你好吗,我和她一起到你实验室,离开一下,有点事,搞好了回来找你。很快。”

“你把她一人儿晾一边不好吧,而且我做实验的时候,毕葵不是很无聊吗。”

毕葵摇摇头,回答道:“没事儿,小南挺急的,时间不久,我在那儿玩玩手机就成。”

“……”随你们吧,陆归舟想。

吃完饭,三人都觉得身上热和了起来,南槐梦此时已经离开,毕葵坐在实验室外的沙发上,看起手机,然后回复南槐梦的消息。

【你没见过小船害怕的样子吧,hhhh,和范绝苟晗完全不一样,但还是很逗的】

【为了留下纪念你也是相当拼了】

【记得听到我声音的那一刻就打开录像进去哦】

【实验室可以乱进吗?】

【他们又不是什么危险化学实验,可以的】

【好】

南槐梦此时已经抵达广播站,她找了些广播站的朋友帮忙,坐在了麦克风前。把范围调到了仅实验楼可听,防止影响太多秩序。

“咳咳……”南槐梦清了清嗓子,闻声毕葵静悄悄地走进实验室,点开录制键,蹲在一个小角落。

陆归舟没注意什么异样,直到他听见:

“小船同学!请注意,这是为你精心挑选地鬼故事,一定要放下手中的事好好听哦!”

陆归舟皱眉,无意识地向房间周围望去,突然停止在门口一团黑色上,不得不说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毕葵注意到了屏幕里的人的小动作,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解释道:“完成任务而已。当我不存在吧。”

“……你让她闭嘴。”陆归舟无语。

毕葵摊了摊手。

此时,南槐梦的故事已经发展到高潮,陆归舟将手枕在桌子上,没有对着毕葵的录像,但从侧面还是隐约看出他微微抿着嘴。毕葵在屏幕上划了划,觉得此处甚至可以加上几滴冷汗。

“啊……嗓子都有点哑了。再等等哦,还有几个。”过了十几分钟,南槐梦说道。清晰地听见她喝了口水。

毕葵手酸了,也换了换手。

又过了段时间,南槐梦停下了。此时陆归舟已经换了个位置,他坐在毕葵一旁,而毕葵还坚持着把摄像头对着他,只是图方便拿出南槐梦的自拍杆,镜头调向自拍模式对准陆归舟。

“好啦,讲完了,晚上睡个好觉。小船。”南槐梦停止了鬼故事。

陆归舟依然坐的很端正,但神色宽松了不少,问道:“你不累吗。”

“还好,就举个手机。你很怕鬼故事吗?”

“……”陆归舟以很微小的动作咽了咽口水,虽然还是被毕葵捕捉到了。

“在听的时候,你给我讲了好多专业知识。有空可以给范绝说说,他对这块儿还挺感兴趣的。”毕葵收起手机。

“……”

“小南叫我下去了,我先走了。”毕葵打了声招呼,哪知陆归舟立即接道:“等等,我和你一起下去。”

“实验呢?”

“再说吧……”陆归舟迅速收好了实验相关的东西:“你先别出去,在厅里等着我就好。”

毕葵不解,也只好等着。

本以为陆归舟会和他们一起走,哪知下楼后,陆归舟冷眼看了下南槐梦就离开了,丝毫没有交流。

毕葵看着陆归舟的背影:“啊?我以为他要送你回家什么的。”

“哈哈哈,他肯定又气又怕,你看还变着法的和你一起下楼。”南槐梦咯咯笑着。

“我把视频从微信上发给你。”毕葵哭笑,觉得他俩也相当有趣了。

南槐梦见陆归舟背影消失在转角,转身又眯眼笑着:“走吧,请你吃甜点,然后差不多我们也该回家了。

两人随即找了家都方便回家的甜品店,坐下来闲谈。

冬天一般在两三点后就开始转为阴天,好像一天都没有怎么出国太阳似的。一阵阵的冷飕飕的风也吹个不停。

他们在的城市,即便是深冬,大树小树基本都不是干枯的树枝,依然枝叶茂密,只是叶子的颜色普遍呈深色。

“你以后会干和游戏相关的吗?“南槐梦看着店外匆匆忙忙的行人问道。

毕葵想也没想答道:“肯定是和游戏相关的了,希望最后自己能够融入游戏产业吧。想做游戏。“

南槐梦又舀起一块提拉米苏:“听起来很棒了。范绝他们呢?“

“范绝还是先解决高考吧,他之前根本没有认真学习,不知道搞什么去了。狗狗不一定会搞游戏吧,其实比起我们玩的这些,他更喜欢电竞。”

“真好啊,我还完全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呢。”

毕葵停止捯饬她的蛋糕,问道:“你现在直播很厉害啊,怎么还迷茫了。”

南槐梦叹了口气:“直播不是永远的工作啊,而且这行有时候觉得真的是越做越迷茫。观众也会越来越挑的,你觉得是玩游戏的和创造游戏的谁能可持续发展。”

“直播尚未不是一个途径。”毕葵缓缓道。

“通向哪?” 

“这个肯定看你个人了啊,但无论如何,陆归舟会陪着你的吧。“毕葵笑道。

“哈哈哈哈,也许吧。“南槐梦椅着椅背伸了个拦腰,“要高考了呢,莫名有些激动。”

东聊西聊,店外的路灯亮起,天已将黑。两人匆匆道了别,各自向家赶回。

离开前,毕葵又买了几个小蛋糕带走。周末这个时候的公交上,人不多,毕葵很快找到位置坐下,摇摇晃,不知过了多久,车停到了小区前的站台。她缓缓地走着。单元门前,毕葵抬起头,这个地方刚好看得见一个房间,那里亮着白炽灯的暖黄。

在开家门前,她敲了敲经常去的那家门。开门的是熟悉的一个男生,他穿着深灰色的毛衣,休闲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家里穿的毛拖。脑门前的刘海好像因为思考了什么麻烦的问题,有些被挠得乱乱的。

“就你自己吗?”毕葵问道。

“嗯,我妈今天出去玩了,我爸出差要过年才回来。你出去回来了啊,比我想的晚。”范绝让毕葵进来,并递给她一双拖鞋,他妈妈购物时顺便给毕葵也准备了双。毕葵父母从事海外方面的工作,长期都在外,不怎么回家,有机会的话肯定是会抓紧时间看她,大部分时间就拜托范绝父母帮忙照顾下了,范绝的妈妈也把毕葵当作自己女儿看待。

“给你带了个巧克力蛋糕,还有一个给阿姨的。阿姨不在就先放冰箱里吧。”

范绝接过蛋糕,拿出一块后把盒子放进冰箱:“你们今天干了啥啊?”

“去了下陆归舟学校,南槐梦找他补了上次恐怖游戏错过的东西。”毕葵说着简单讲了下今天陆归舟受惊吓的半个多小时。

范绝吃着蛋糕差点没被噎着:“这女人太可怕了卧槽!还好那个游戏崩溃了,我怕我一世英名就没了!”

“哪来的一世英名?”毕葵冷眼。

“哎,你就不能哪次配合一下我吗?真的是……”嘟囔着,范绝又咬进一块蛋糕。

毕葵笑了笑:“你今天都在家吗?”

“嗯,啊对了,你吃饭没?”

“还没,但是不饿。”

范绝叹息,放下蛋糕走向厨房:“不饿也得吃些啊,你三两天就吹病倒的人。我炒点小的清淡的吧。你少吃点饭就成。”

“先把蛋糕吃完啊,着什么急,饭点又没过。”

“啊啊啊,一会儿就弄好了,吃饭的时候再吃。”

范绝果真只做了毕葵饭量大小的晚饭,顺便给自己留了份,吃完饭后,两人去游戏房随便玩了些休闲游戏,毕葵累了,躺在懒人沙发上。

范绝也舒展了下身子:“今天坐一天了,把数学物理补了下,化学倒还好。感觉物理欠的还有些多。”

“嗯。”

“数学偶尔犯点低级错误,比一诊那段时间还是好多了。”范绝平躺下来:“我怕来不及了,突然有点后悔。”

“不会的。”

“你说你能不能稍微考到我的水平,将就一下我啊?”范绝笑呵呵道。

“范绝,你为什么想和我在一个学校啊?不在一个学校也没事。”毕葵侧躺,看着范绝的侧面,他没有看她,嘴巴微张,然后又紧闭,看着天花板。他的轮廓有个完美的弧度。

“不知道,到时候就知道了吧。”沉默了一会儿,“你就让我保留这个目标吧。不然最后这半年也太没劲了。”

“好。”毕葵顺过范绝看向窗外,零星的星星挂在漆黑的天上:“那不会来不及的。”

范绝哈哈几声:“对了,最近你有和苟晗聊天吗?”

“除了玩游戏,好像没有了,他也忙着复习的吧,不在一个班也很难说上话了。”

“哦……那应该没事。”

“范绝,今天我在这边睡吧,都有点累了。”

范绝点了点头,起身道:“你先休息会儿,我去把客房床铺上。”

等毕葵休息上,范绝又回到自己房间拿起复习资料开始看题和整理错题分析。

人大概不需要梦想,有个天天自己醒来会笑着追的目标就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