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八)

浑浊的灯光下,轮椅踩在木板上发出叽叽呀呀的声音。在轮椅上的人的一半处在阴影里,另一半在烛光下皱纹满布,是个老奶奶。她缓缓入内,范绝和毕葵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生化危机7里面的终极BOSS就是一个老奶奶。

“有……有人吗?”她声音微弱。范绝和毕葵还是没有说话,在游戏里对待一个NPC他们还是会少些道德感。但就剧情来说,她或许是一个突破点。

书架后,范绝不发声地问毕葵说:“要不要出去问问?应该不会这么快GG,毕竟BOSS是我们当中的一个,还不至于被一个小怪打死吧。”

毕葵听后点点头,回答道:“我去?感觉你的身份角色挺重要的。”

“哈哈,重要个什么,就是个炒地皮的商人,我去吧,你在这待着。”

不料,趁范绝走之前,毕葵接着说道:“所以重要啊,炮灰角色,一看就是惨死。”

“……”范绝一头栽在面前书架上:“那你去?你这种香港记者型选手也是自我利益优先吧,看起来也是炮灰型。”

“不否认。”毕葵淡淡道,“不过这个游戏又不是按照电影剧本来的。”

“我怎么不懂你的逻辑了,你是不是不想我死啊。”范绝声音突然狡诈起来。

毕葵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看着范绝的后面,嘴巴微张。范绝看出了不妙,以及其慢的速度转头,即使再慢他也要接受现实,刚刚还在门口的老奶奶已经在他的身后。老奶奶是面对着光,所以她身上的一切都更加清楚了。衣着是病号服,肩上披着一个黑毯子,单调的色系中最夺眼的则是她脸接着脖子上的血迹,是伤痕。此时血还在不断往下流。

“我……我的儿子,孙子……”话未结束,她的呼吸就中断了。

见着老妇人逝去的样子,范绝感到有些揪心,征询去毕葵的意见:“把她埋了?”

“大晚上的,这个老妇人的出现估计也说明剧情快切入主题了。”毕葵拿起一旁桌上的大方巾盖在了逝去的老妇人身上,继续说:“现在出去肯定会遇见什么不好的,当下我们对这个小镇还不够了解。”

“也对,”范绝点点头,“但是这个门我得找东西堵一堵,晚上指不定什么进来。你说这个老妇人进来之前……会不会已经有人进来了?”

毕葵听后轻叹一声,转向一边书架找起书来,含糊道:“你就自己吓自己吧。”

范绝把一些能移动的书柜抵在大门,纪念馆内的窗户都是像教堂里的琉璃玻璃一样,紧紧镶嵌在墙的顶部,他也就不太担心。范绝左顾右盼,四处走了走,确认没有小门后回到毕葵身边。

“怎么样?”范绝凑近问。

“我在看这个小镇的简介,最初的人都是以农业、畜牧业发家致富的,整个经济都是自给自足的模式,很像室外桃源。地理位置好,风景也优美。直到一些地皮商来这里‘协商’,希望小镇居民把这片地区转卖出来,从而让他们开发为旅游景点。”

听完毕葵的陈述,范绝感觉脊椎一凉,战战兢兢地说:“我……是不是该换一件衣服……”他呆滞了两秒,察觉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小镇的居民呢?”

毕葵摇头回答道:“我一路过来都没有看到。不过在我角色拥有的资料里,有一些关于这个小镇的报道。和这本书里的简介不同。这本简介大概是描述的很久以前了。”说着,毕葵合上了从纪念馆书架上拿下的厚厚一本小镇历史。

“你的资料里说了些什么?”这么听毕葵说后,范绝才注意到整个纪念馆里的榆木桌、柜上都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由于是在游戏里面他们一开始也没有注意。

“我能看到的报道都比较玄幻了。政府强迫小镇居民离开,在这里开展实验,具体是什么实验还不得而知。后面整个小镇都处于水深火热,很多人都选择离开另谋生路了。总之……天堂沦为地狱的感觉吧。”毕葵顺着琉璃窗,想望一望外面的月色,不知是屋内太亮还是什么,外面黑漆漆的,没有繁星,没有月牙,她淡淡道:“这种死寂和绝望真不好受,哪怕是在游戏里。”

范绝也点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向纪念馆里陈列着服饰的地方,若有所思地说:“我去换身衣服。”

“……”

“别这样看着我,万一这里面的居民有个代码程序就是对我这身西装发动攻势的呢。”

毕葵摆摆手,也不再多说。等范绝换好衣服回来,两人就坐在沙发上等天亮。

而在另一处小木屋。

一抹棕和一道红已经争吵不起来,她们坐在厨房,拉下了帘,也锁好了门。外面的诡异气氛让他们都感到有些许紧张,至少眼前这个还是个人。

红发女开口了:“你肯定不是毕葵。”

棕发女不耐烦地回了个白眼。

红发女不领会继续说:“范绝虽然在求生里面有些失态,但是不至于……像你这样。”

“……南槐梦你有毒吧?”

南槐梦理了理桌上的餐巾,当然盘里的牛排自然是不能吃的:“苟晗,你太惨了。”

“……”苟晗沉默,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分到一个女性角色,要在以前只用PC端都没有关系,但如今意识游戏下,他着实不知道自己眼该看哪,以及手该放哪。苟晗静了会儿说:“能不能换个角色,至少把性别给我换换啊!”

“我不是游戏方……我也没办法啊。”南槐梦摇摇头。

苟晗内心暴躁如雷,他很少在游戏里暴躁,并且他前几日嫌弃的短腿正太身现在是求之不得,过了会儿,他突然眼前一亮:“我重新进下游戏,是不是会随机一下?”

“应该吧,其实进游戏前就有选项,你自己没注意吧。”

“回见!”苟晗撂下俩字就匆匆退了游戏,再回来时他还是棕发,只不过体格已经是一个男生了。只是坐在自己对面的南槐梦早已不知踪影。而外面的天也以通亮。

苟晗打开物品栏,默默地记了记自己的设定,在小镇医院当实习医生,但在政府强制迁移小镇居民之前被导师提前辞退了。

“总之先去一趟吧。”苟晗自言自语道。

当苟晗按照地图找到医院时,他愕然片刻,他没想到这栋医院的画风和周围任何一栋建筑,哪怕是周围的一根小草都如此截然不同。

整个镇子虽然静,却还是透露出一丝平和,除了入夜后的深沉。但耸立在苟晗眼眸前的这栋医院,它破旧不堪,围墙上都是说不清的深棕斑点亦或黒渍。连医院大门上的玻璃都零碎不堪,有几片儿连着悬挂着随着风摇晃。而楼内,就如同小镇的黑夜一般,深邃捉摸不透。苟晗到这不愿意踏入,他在脑内想了很多恐怖游戏,逃生的精神病院、寂静岭PT里的循环楼道。

“在干嘛呢?”

苟晗转头,是一男一女,男子虽然身着小镇风的服装,但他眉宇和举止间都透露出一股都市风,他身边的女子更不用说,左肩上挂着的单反,一双适合徒步的小皮鞋。但在游戏皮囊下,苟晗找到了更熟悉的身影。

“大哥,我发现我还真的有点怂。”

毕葵望了望里面,仅是淡淡一瞥,就感受到了这栋楼里的故事感,无论是被那些血腥历史浸染出的恐怖氛围,还是原本医院里的生死离别。毕葵很快停止思索,拍了拍苟晗的毛,笑道:“你不怂,最怂的在这儿呢。”

毕葵意指范绝,范绝也没有反驳,因为他根本没有反驳的资本,他的确怂,当初玩个独立恐怖游戏到高能时他都叫到嗓子哑掉,以及追逐战时常态都是边吼边跑边战。不过为了表达自己的不屑,范绝还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狗狗,你了解了小镇故事了吗?”毕葵问道。

苟晗点头:“我的角色设定里面还在这里面工作过,但出于私心在大部队离开时又留了下来。哦,我还遇到了南槐梦,不知道现在去哪了。”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两个人了。”范绝惊讶道,“我们还在直播!”

“……”

“你们说我换衣服的时候没有被播出去吧!”

苟晗啧嘴:“你这个3D小人儿就脱个外衣有啥不能看的。”

“滚。”

三人没有继续闲话,而是径直走近了医院,一人一个手电筒,为了省电都是一个一个用的,除非是到分开的时候。

当踏入医院之际,他们的头上出现了一行提示。

“注意收集电池为手电进行补充。”

苟晗叹息:“这和逃生找dv电池一个感觉啊……”

“没事,我们有三个人。“毕葵安慰道。

范绝丝毫不在意,当初他玩儿逃生的时候从来不愁找电池的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看了攻略记住了所有电池所在的位置。三人没有瞎逛,而是准备先试着探一探一楼的路。医院虽只有三楼,但结构都比较复杂。很多地方为了给玩家增加难度都被设计为死角。

“这个地方明明可以钻过去的,这种判定真难受。“范绝使劲地向一个箱子的空隙处踢,但都像是同极磁铁相斥一般碰不上。

毕葵在一旁没有理会,但看着走廊逐步昏暗的亮光,心觉不妙,在这一路走来的路上,苟晗也一声不吭,她胳膊碰了碰他问道:“你还好吗?”

“……”苟晗咽下口水:“还好吧。就是突然觉得有点恐怖。”

“不恐怖还能叫恐怖游戏啊,瞅你那怂样。”范绝吐槽道,范绝一听有些恼怒,本想把范绝平日恐怖游戏疯狂尖叫的事情拖出来说个够,但游戏的恐怖氛围还是让他吞了回去,现在说一句话都太耗精力了。

过了十来分钟,几个人未挪动一步,傻站在第二个口子上。范绝和苟晗沉默了一会儿,才发现毕葵不在了。刚开始慌乱之时,毕葵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把这一层我能找的电池块都拿来了,分你们点。“

“你自己去的?!没遇见啥吗?“范绝惊讶道。

“没有啊。还是比较风平浪静的。就是偶尔几个吓人又没有伤害的道具。“

谈话之际,一个陌生的声音加入对话:“你们是谁。“

西装男。

“这是啥?NPC吗?“范绝问道。

毕葵和苟晗都摇摇头。西装男见状,直言不讳:“我是陆归舟。“

“你是干啥的?“范绝继续问道。

“以前在这个医院当医生,不满他们的做法逃跑了。回来协助你们打boss。“

毕葵惊讶:“那就是说南槐梦真的是boss了?不过你日常都是帮她的,你没骗我们吧?“

“没有,“陆归舟转向毕葵,神色淡然:”平常都是我和小鹤一队,直播换换节目效果。“

毕葵点头将信将疑,苟晗好像忘记了恐怖,插嘴道:“还换节目效果,南槐梦那个脑子能当大boss吗。“

“我相信小鹤。“陆归舟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行,我们先上楼吧,一楼没什么东西的。“毕葵道。

陆归舟点点头,其他两人也随着毕葵的步伐走向二楼的楼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毕葵有意无意地挑起话题,刚上二楼时陆归舟突然打断她的话说道:“我们还是少说话吧,引怪怎么办。”

“啊……好吧。”毕葵虽心里觉得怪怪的,还是作罢了。但她总觉得走得挤挤的,转头发现苟晗就差黏在自己身上了,“狗狗,有这么可怕吗?”

“我觉得有,你不记得吗我每次玩什么恐怖游戏,都是进入地点,连序章都还没有开始就退出游戏的。”

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范绝突然开始鬼叫。

毕葵又转身,发现一个黑压压的屋子里伸出一直手抓住了范绝的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范绝边叫边手舞足蹈,努力将那只手移开自己的腿。

可范绝这一动静,在走廊的尽头又传来了各大的动静。这个动静带得整栋楼都微微颤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