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au

致我放弃的游戏界(六)

在范绝他们的城市,有一句俗话: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

千篇一律的一周又结束了,高考还在几个月后静悄悄地待着。这张火锅桌上也不是什么修罗场,有两个妹子平静地坐着,好像还交谈了些护肤品。一个衬衣男斟酌着苦荞茶,他看起来对锅里翻腾的肉不怎么有兴趣。另外两个男生坐在一起,一个身材健美的只顾着吃肉,另一个时不时地向衬衣男抛白眼。

“希望我们能消除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这是南槐梦和毕葵见面时说的。毕葵也非什么好斗之人,自然就接受了这顿火锅,虽然她也不知道南槐梦口中的误会具体指什么。不过见范绝的微微愤怒,就理解为那天直播他们发生的冲突了。

毕葵在和南槐梦的交谈中也没感到太多不快,听她讲了不少她直播的事儿,还有执着于在各大游戏里当反派的点。这算是她一个略微中二的执念,现实里无法扮演一个反派,于是游戏里就开始喜欢扮演大Boss搞事情。

“你没有想过去直播吗?”南槐梦问道。

毕葵摇了摇头,“直播文化和我坚持的观念有些冲突,所以暂时没有想过去直播。不过说起来,好像你在十八岁之前就已经有点名气了,那时候可以做直播?”

“哈哈,没有啦。我和陆归舟,就是Landau,之前算是有点捆绑消费。借着他的直播间有点名气的。不过当初他也就是陪我玩玩才开的直播间,没预料到有这么多人喜欢的。”顺着南槐梦的话,毕葵看了一眼这个叫陆归舟的男生,样貌偏成熟,吃饭到现在他没说过几句话。听南槐梦介绍,陆归舟是当地一流大学毕业生。那所大学也是毕葵等人想去的学校,城市发展不错学校好,也没有太多必要选择出省抱着传统见见世面的观念。

南槐梦见毕葵只点点头继续道:“其实很多人期待着你开直播的。”

“这个我知道,不过上传的那些游戏视频本来只是我们为了云储存用的。也是随便玩玩,没预料到现在这么多人看。微博那些都是狗狗在发,还是被扒出来的。直播的事情我会考虑,不过现在还是算了吧。”毕葵严肃道,她知道在现有的人气下如果选择直播发展可能会更进一步,而且对未来涉足游戏圈也很有帮助,更别说有资金收入。不过听对方说这么多,毕葵能感觉到南槐梦是希望三人组和二人组team up的。虽然双方都有自己类似公会,但是小弟之类的不过是戏剧的称呼,真正聚一起玩儿游戏的时间很少,大型沙盒游戏除外。

“那我邀请你和我一起玩儿游戏总是可以的吧?”南槐梦举起豆奶示意碰杯。

毕葵咧咧嘴:“这个可以的。”

此时一边的范绝嚼着红糖糍粑,含含糊糊道:“她们这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了吗?塑料姐妹情。”

“啥?”苟晗心思却丝毫不在饭桌上任何一个人的上面。

范绝作罢,其实他对南槐梦感觉也还好,就是对一旁这个看着居高临下的陆归舟有些反感,连他自己都不懂为什么会反感,可能这就是“缘”,他想道。缘,秒不可言。

陆归舟也早察觉了范绝对自己可以称得上是厌恶的情感,不过他毕业也有段时间了,二十来岁了,想来和一个连十八还没的毛头小子较真儿未免有些幼稚。并且陆归舟对这场饭局也提不上什么兴趣,除了刚开始对毕葵打量了一番。现在像她这种年纪的大多女孩儿都比较健谈,或者就是内敛沉默,不过总体都会透露出一些少年时光的活力。而在毕葵身上,他只看到“安静”二字,不会刻意多说或沉默,只挑关键点。陆归舟很欣赏。又顺势望了望坐在毕葵一旁的南槐梦,他提了提嘴角。看着她和毕葵,陆归舟很安心。

南槐梦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她侧过脸,回了陆归舟一个微笑。

范绝和苟晗几乎是饭桌上被遗忘的存在,所以刚才那一幕在范绝夹起最后一块牛肉的时候看到了,他当然明白南槐梦和陆归舟之间有什么,但他又有些不明白,最后他也没有多想,只是把那块麻辣牛肉放到自己嘴巴里。这个时候,他发现毕葵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猛地,范绝被辣味呛住了喉咙,止不住的咳嗽。

“你在……咳咳……看……咳咳咳咳……什么。”范绝吃力的问着毕葵,大口地喝着饮料压下辣味。

毕葵叹了口气,默默道:“你把我喜欢的牛肉吃完了,我刚下的。”

“……”范绝一时语塞。

这时候陆归舟算是说了吃饭到现在的第一句话:“再要一份吧。”

毕葵摇头说:“没事,不用了。”

陆归舟点点头,也没强行加菜,看着饭桌旁餐车上的菜也吃得差不多了便问南槐梦:“你吃饱了吗?”

“饱啦。”南槐梦依然微微笑道。

“你们呢?”陆归舟又问范绝和苟晗说:“吃饱没?”

“饱了饱了,都快撑死了。说实在的,你们战斗力太差了。”苟晗抢先答道。

毕葵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表,虽然她惯用右手但还是喜欢把表戴在右手上。毕葵确认了时间,说:“时间还早,我们走走吧。附近有一片公园,还没到闭园时间。”

“好啊。”南槐梦首先点头。

那片公园不算市中心,也不算市区边缘,折中,算一个交接点。北接古时某诗人的陋居,东连现代博物馆。最为出名的就是公园里的诗歌大道,除了不晓世的小孩,几乎没有人会把脚踏在上面走。都会自觉地走在诗歌之旁,无声欣赏。

虽然和南槐梦、陆归舟相识不长,但毕葵觉得这片公园与他们特别相称。她和南槐梦的关系还没有那么近,于是还是分成三人组和两人组的形式行动。诗歌大道两旁只有昏暗的黄灯,树林深处的幽静无法被照亮。毕葵看着南槐梦纤细的身影和陆归舟端正的身姿,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笑了笑,果然在网络上的只是他们的一面,现实的他们,在这昏暗黄灯下的他们,和游戏里那个萝莉建模以及她身旁永存的那抹清淡的影子是那么不同。

“我还从来没见你这么观察一个人。”范绝打断了毕葵的孤芳自赏。

毕葵转过头说:“是两个人。他们挺有意思的。不过倒是你,见你一直不怎么给陆归舟好眼色。”

范绝抬起手遮住半张脸:“哎,我也就气那一时。当时在游戏里被搞得太不爽了。现在想想,也就那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当时咋了。”

“我知道啊,咱俩以前在求生里面闹得那么不愉快,其实都是太固执和幼稚了吧。这条路能走,那条路不能走。特感要及时发现,引坦克的时候又怎样怎样。或者是这个简单的陷阱都过不去的相互吐槽……”毕葵说一半,范绝打断说:“你有吐槽过我吗?”

毕葵愣了愣,回答:“不记得了,应该有吧。”

范绝:“你没有。一直都是我在玩笑或者指责型的说你,就是太自大了。有些时候说你说得也很过分,哪怕只是开玩笑。”

毕葵:“其实那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至少你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妹子在玩儿游戏。而是一个战友。虽然这样说很中二。”

范绝:“但肯定还是过分了,不然最后你怎么会不理我。”许久,毕葵没有回答,他们也走到了诗歌大道的尽头,范绝低头看向矮自己一个头的毕葵:“对不起。我好像从来没有说过对不起。”

毕葵有些许愕然,接着说:“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求生之路,无人生还。让那个范绝和毕葵就在那儿吧。”

也许是公园偏黄的幽深的灯光,让氛围和平日的愉快和洒脱不同。虽然范绝没说几句话,毕葵感觉这一道诗歌大道,都是范绝的话。她不知道上面究竟写了什么,也无需知道。

诗歌大道的前方,是一片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湖,五个人在鹅卵石上驻足了片刻。

南槐梦和陆归舟在不远处不知道说着什么。毕葵借着对面别墅的灯光看着在湖面游弋的天鹅,这时候苟晗开口道:“大哥,我不是从一开始就认识你和范绝的。刚刚听到你们说话,你们以前发生了啥,我也不知道。虽然平常我和范绝打打闹闹,也没和你正经说过几句。但能在压力这么大的高中认识你们,真的很好。”

“嗯。”毕葵淡淡答了句。然后她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稍稍提高了音量对南槐梦和陆归舟说:“谢谢邀请我们玩求生。”

就这样吧,无人生还。所有的争执都留在无数的游戏地图里。


评论